鱼南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5200小说网www.megbird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一室寂静,周陆祈维持着拥抱苏白的姿势,鼻尖闻到了苏白头发里散发的软香。

他一动也不动,目光落在柔顺泛光的发间,压抑着自己的喘息,因为他不想错过苏白的任何反应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周陆祈也没有听到苏白的声音。

他低头一看,发现苏白卧在枕头上,闭上眼睛睡着了。

“姐姐”,周陆祈垂眼,带着一点隐秘的期待,低声问:“你睡着了吗?”

他紧紧盯着苏白垂下的眼睫,不肯放过任何反应,哪怕是一丁点的颤动,都能被他捕捉到。

但是没有。

苏白好像真的累到睡着了,她坠在恬静的梦中,自然又美好。

这让周陆祈可以安慰自己,她只是睡着了,而不是选择体面地逃避这个问题。

那一点隐秘的期待伴随着滋生的欲望喧嚣而上,周陆祈审视自己的心理,说不清他究竟是想苏白睡着,还是在清醒地装睡。

见苏白仍是没有反应,周陆祈终于泄气。

所有的天平翘向另一端,答案的大门被打开来,即使苏白没有言语,周陆祈在某一刻想,他好像知道了苏白的答案。

他俯身过去亲了一下苏白微张的唇,翻身将她抱在怀中,手搭在她的肩膀上。

“睡吧”,周陆祈亲吻了苏白的额头,继而调整了一下两人的姿势,一手揽着苏白的腰,一手从她脖颈下面穿过去,固执地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。

他将鼻尖埋在苏白的头发里,闷声说:“没关系,我下次再问问你。”

他选择麻痹自己。

在他充满雄性荷尔蒙和年轻人滚烫的怀抱中,苏白的眼睫轻轻颤了颤,但终究没睁开眼。

苏白几乎是落荒而逃,她趁着周陆祈洗澡之际,穿上助理送来的备用衣服,开车回了在市区的那套公寓。

在上车的时候,她给周陆祈发了一条“工作上有点急事,先走了”的信息,也不管他有没有回复,就把手机扔进了置物匣。

上次放在里面的那本《王尔德童话》已经被她拿回了家,读完后置在了书架里,与她的影视类书籍放在一起。

她曾在某一刻觉得周陆祈像里面的夜莺,但多次接触后,发现她偶尔也会看不明白周陆祈。

于是她给周陆祈改了备注,端正严谨地换成了他的名字。

回到家后,发现周陆祈给了回复,只有一个“好”字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黑巧盖奶

黑巧盖奶

象具具
美丽的事物对舒笛有魔力,那是一种近乎致命的吸引力。 下午睡醒时,她看到程之衔赤着上身,做引体向上。肩胛骨下沉,大臂和后背肌肉共同用力挤压,汗水顺着后脖子往下流,穿过脊梁骨的皮肤,沾湿裤子,滴落地板。小麦色的肌肤下尽是健硕有力的肌肉和线条。 不知看了多久,舒笛脑海里始终回荡着同一句话:我灵魂的缺失要程之衔的身体才能抚平。 —— 后来的某个夜晚,舒笛看向身后的男人,伸个懒腰,喃喃道,“主要也没想到能在
都市 连载 34万字
带着儿子称霸豪门

带着儿子称霸豪门

月之熙
三年前,贺南被褚雨宣甩了。 三年后,贺南把褚雨宣潜了。 贺大总裁一百八十种狼性啪啪啪享用完毕后,还没得意两天,突然看到褚雨宣被一奶娃子抱大腿叫粑粑。 贺南差点没崩:你儿子? 褚雨宣:是啊,卖身养儿子。 贺南:我我我……我儿子? 褚雨宣:滚! ps: 生子★年下忠犬攻&傲娇女王受★攻宠受 贺南:甩掉我的白月光卖身为我养儿子~ 褚雨宣:和我玩潜规则那小子哭着叫我粑粑~ 下一本求预收:《独宠小哑巴[生子
都市 连载 26万字